Nino Barraco

頑強,永不放棄的西西里狂野生命力” 

 

在這塊土地沒有100分,有的只是中輟後一鳴驚人的不可思議

 

完美不是美,打破框架才會打到你的心

 

必須承認美學的定義隨著品飲經驗的多寡與歲月的歷練而會有所不同,10多年前我也曾覺得智利四大天王很好喝,或是opus one 好迷人,雖然這兩年偶爾我還是會覺得Armand Rousseau 的頂級款確實非常好喝到接近美學的天花板,但大多數時候,我更渴望能夠品嚐一瓶這一生還沒有想像過的美學表現。

 

10多年來,義大利的新一代釀酒師簡直是人才輩出,許多資深酒友走遍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美學往往還是下意識地回到義大利,大概就是義大利深不見底的藝術底蘊賦予這些才華洋溢的釀酒師深入骨子的關於藝術的想像力天賦。

 

我想問問你,葡萄酒是藝術嗎?

 

於我,能帶我看到另一個世界的就是藝術。

 

2004 年重新接管家族葡萄田的Nino,他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如何把這塊土地的真實面貌透過葡萄酒還原到葡萄酒瓶裡,打進wine lover的心。他全心全力從葡萄的種植到每一個製程都親力親為,領聽自然的聲音,不過濾不澄清,極少SO2,白酒浸皮四天,紅酒浸皮12天。重現了西西里西岸最具生命力的葡萄面貌。Grillo, Caterratto, Zibibbo, Black Avola, Perricone.

 

如果你曾走遍世界,不妨試試始終令人放不下的義大利,

有甚麼樣的藝術底蘊,帶你走到天崖海角的西西里的西岸海邊。

 

 

那裡有個叫Nino的釀酒師,

釀著幾瓶繁華三千後始終令人靜靜回味的酒。